21年中父親曾五次被醫院放棄,卻每次都被母親意外救活

21年中父親曾五次被醫院放棄,卻每次都被母親意外救活

看到題目,也許你會以為我的母親是一個醫術高超的醫生。其實不是,我的父親和母親都是新疆一個偏遠縣淳樸的農民。然而就是這樣兩個農民,卻書寫了我們這個小地方讓很多人為之動容的生命神奇故事。

我身邊的親戚朋友,一提起父親,便感嘆:如果父親的生命里不是遇到了母親,而是換了任何一個另外的人,我的父親在21年前早就已經不在了。

父親生於新中國成立的那一年,母親晚一年。父母都是讀毛主席語錄成長起來的,儘管他們沒有多少文化知識,但秉性卻少有的淳樸和善良。

我的奶奶去世的早,父親家又兄弟姐妹眾多,經濟條件有限。為了更好地幫助爺爺養育幾個妹妹,學霸父親拒絕了老師的勸說,毅然離開了學校。

母親則是她家一帶小有名氣的「小霸道」。在母親三歲時外公就出意外去世了,外婆要改嫁,母親的二叔為了保留哥哥唯一的骨血,就把母親接到身邊,當自己的孩子撫養。母親因此被嬌慣的「霸道」十足。而母親從此便與外婆失去了聯繫。

上世紀七十年代,父親和母親經人撮合走向了婚姻的殿堂,從此兩個苦難的生命合二為一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1988年,外婆託人找到了已經38歲的母親,希望見母親一面。母親是個倔強的人,尤其對於從小拋下她的外婆,更是一直耿耿於懷。看到母親的決然,父親溫柔的勸解:「老人肯定有老人的難處,再說,她當時來看過你的,是你倔強不肯見她,現在她老了,不要因為我們的倔強,而給自己留下一生的遺憾,去見她吧,我陪你去。」

在父親的陪同下,38歲的母親像個孩子一樣,與失散35年的外婆相認了。母親後來一直說:「是你爸的寬容和豁達感染了我。」

生活中父親總是對母親格外寬容和愛護。在他心裡,母親是個可憐的孩子,儘管被二叔疼愛,但畢竟小小年紀沒了父親,又失去了母親。

母親雖然「霸道」,但總是得理才霸道。他習慣悉心照顧父親的點滴生活。她總覺得,父親從小沒了娘,又失去了上學的機會,總想讓他覺得更溫暖。

美麗的日子總是如駒過隙。轉眼父親和母親有了三個女兒,和一對雙胞胎兒子。一家人父慈子孝,其樂融融。

為了讓母親和我們的生活更加舒適,父親在種田之餘,自學了木匠。

父親從小喜歡傳統國學文化,於是,他開始製作仿古傢具。心靈手巧的父親很快為我們做了一套古色古香、清新雅緻的傢具,家裡頓時活色生香。

那個年代的農村,很少有人能買得起成套的傢具。很多人到我家來觀賞,大家看了都會不約而同的豎起大拇指。

從那以後,村裡開始不斷有人邀請父親為自己孩子的新房做傢具。

意外開啟的事業,讓父親充滿鬥志。記得,那段時間,每天午餐時,父親不再給我們講歷史故事和笑話,而是不斷暢想未來的美好事生活。

在父親心裡,他的事業已經起步,正在大踏步的向前邁進。而同時,還可以給我們更好的生活,他的幸福溢於言表。

聽著父親的暢想,全家人都熱血沸騰,說不上是在為曾經留下失學遺憾的父親,終於有了事業的起步,還是因為即將到來的美好生活。也許,都是吧。

就在此時,因為過於勞累,父親生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病——急性腎小球腎炎,那一年是1989年。

父親沉浸在事業開啟的興奮中不肯住院治療。在母親的堅持下,他不得不走進了醫院。然而,誰也沒有料到,正是這次住院,意外讓父親從此進入了和自己的暢想完全不同的人生。

一周後,醫生建議父親可以出院了。也許是當時醫療條件限制,也許是父母自己不懂沒搞清楚。總之,出院後,我的父親立刻停止了大量激素的口服(激素是不能立刻停止的,需要長期、緩慢減量直到平穩停止)。

出院的父親,不顧母親的反對,立刻投入了自己的事業。

十多天後,原以為已經痊癒的父親,病狀出現了反覆,而且嚴重程度遠超住院時的癥狀。

經過檢查,縣級醫院慌了手腳,馬上把父親轉到市醫院。

市醫院查看了父親的病情,診斷為慢性腎功能衰竭,立刻報了病危。

接到病危通知書,父親和母親都傻眼了。等回過神來,母親假裝淡定的說:「沒事,有我在,你不會有事的。」

父親只當母親是安慰自己,醫生都無能為力,一個農民會有能力回天?

儘管母親用儘力氣悉心照顧,但突如其來的打擊,讓父親消極、悲觀。整天躺在床上,想著自己有一天要是走了,母親一個人拉扯五個孩子,該怎麼辦?

生命往往就是這樣,當你放棄了注入活力,它就會真的慢慢凋零。

不知不覺,父親已經連續在市醫院住了一年的院,而病情沒有絲毫好轉的跡象。儘管如此,面對高昂的醫療費用,母親一直咬牙堅持,她期盼有一天父親能慢慢好起來。這個家不能沒有他,她也不能沒有他。

為了籌集父親的醫療費,一年來,母親活生生把自己變成了女漢子。她開始學著做生意。學著別人的樣子,把市裡的新鮮蔬菜,帶到村裡售賣。一個女人,時常扛起諾大的蔬菜筐說走就走。

掙了點錢後,母親又開始在縣自由市場開了一個服裝攤位。那時候的服裝攤位是要自己去省城進貨,和她一起的同事們都是掏錢僱人抗貨,唯有母親,為了省錢,總是自己扛起大大的服裝袋走好長的路。

別人勸她別太辛苦。她揮手說:「不辛苦,只要我丈夫的病能好,什麼樣的苦我都能受。」

後來,母親為了照顧父親方便,乾脆在市裡夜市租了個攤位,賣餛飩。

一天,主管醫生楊醫生偷偷告訴母親:「把病人帶回家吧,想吃點啥就讓吃點啥吧。」

母親頓時兩眼一黑,暈倒在醫生辦公室。

彼時,母親因為父親的病不見好轉而焦慮,加上省吃儉用,1.65米的身高,只有40公斤的體重。經過檢查才知道,母親患了嚴重的甲亢,已經因為拖得太久而心率不齊,心肌嚴重缺血。看著病危的父親,母親堅決拒絕住院治療,而是在醫生的建議下口服藥物了事。

廋弱的母親並沒有立刻帶父親回家,她整天以淚洗面,央求醫生無論如何,一定要治療到最後一刻,她就是不甘心讓父親就這麼走了。

看著她如此頑強,楊醫生動了惻隱之心,告訴她,聽他曾經的一個病人說電視上在打廣告,天津有個張大寧,研究了一種治療腎病的丸藥,但不知道效果怎麼樣。

母親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,她馬上回家籌錢。

那時,因為父親長期住院,家裡已經拿不出更多的錢了。母親於是問親戚朋友借錢,不夠就把家裡能賣的都賣了。鄉親們看不過去,就主動發動了捐款。

母親帶著籌集的5000塊錢毅然決然的帶著父親向天津出發。她走的時候偷偷寫了三封信,裝在包里。

記得當時親戚朋友沒有一個贊成母親去天津,大家都擔心如果父親在路途中沒有了,母親一個女人該怎麼辦?

母親對父親說:「跟我走,只要有一線希望,我就不會放棄你,你也不準放棄。」

苦心人,天不負。天津之行真的給了父親生的希望。

為了省錢,父親和母親住最便宜的地下室,為了給父親增加營養,母親每天只吃半個小白饃,剩下的一半要留到另一餐。而這些,母親從來都是瞞著父親。

看到父親痛苦的表情,母親只有一再的對父親說:「堅持,再堅持一下,好嗎?為了我。」

父親,咽下種種痛苦,堅定地點點頭。他不想看著眼前這個命苦的女人,再一次被命運拋棄。

他要活下去,他要保護她。

父親和母親去天津的日子,幾個十歲左右的孩子,也突然長大了。每天除了上學和照顧好家之外,就是盼著父母平安歸來。

我清楚地記得,不知道多少次,我們一聽到有車停下,便立刻瘋了一樣的往家外面跑,做夢都希望某天父親和母親從車裡下來,向我們微笑招手。

一個多月以後,我們的夢想真的成真了。母親真的帶著笑意盈盈的父親回來了。父親的病真的好轉了。

回家的父親,立刻又充滿希望的給我們描述起了他的夢想。

我們後來才聽說,母親臨走前寫的三封信,原來是分別留給父親的姊妹和母親的姊妹,以及我們姊妹五個的。大概是說,如果父親此次不能好轉,她再也回不來了,讓我們好好生活,拜託姑姑姨姨們照顧我們。至此,我們明白,在母親的生命里,父親是多麼的重要。

父親說,他這趟出門,發現我們本地可以嘗試大陸性蔬菜的種植。當地農民只知道種麥子,麥子值不了幾個錢,卻要一年四季吃二道販子從市裡進的高價蔬菜。

父親說,他要第二次創業。母親笑著嗔道:「你的命是我救的,從今天開始就要聽我的,啥也不準干。」父親聽了,幸福的笑了,我們也幸福的笑了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,父親的身體還在恢復階段,我的12歲的弟弟突然出現咳嗽不止,醫院確定為「肝、肺、脾包蟲」需要馬上住院手術。

母親再一次不得不向親朋好友張口借錢。所幸的是,弟弟的病經過兩次手術,一年多的恢復便痊癒了。

母親為此付出的辛苦,父親都悉數看在眼裡,心卻在隱隱作痛。他發誓,一定要讓母親過上好日子。

兩年後,父親的身體已恢復的和常人無異。有一天,父親神秘兮兮的拿回一樣東西給母親看。母親看後立刻大發雷霆。

原來,父親想再次創業,希望儘快償還看病欠下的巨額債務,也想給辛苦的母親、還有我們更好地生活,怕母親不答應,於是偷偷跟村裡簽了一塊地的租賃合同。

在父親的一再堅持下,母親勉強同意試試看,但囑咐父親不可以太累。

父親歡天喜地的投入到再一次創業。

從試種,到進一步擴大規模,父親用了五年時間。在這個從來沒有人認為可以種植大陸性蔬菜的地方,父親的試種顯然很成功。當然,這也同時歸功於父親一次又一次的向市郊區菜農取經。

父親再次創業成功,不僅讓家裡又有了可靠的經濟來源,更重要的是解決了村民們要買二道販子的高價蔬菜的問題,得到了村民們的讚賞。

五年之後,父親的大陸性蔬菜基地進一步擴大規模,還招了本地幾個工人做幫手。

創業是辛苦的,但父親和母親的心是快樂的。記得那時,母親總歡喜的問父親:「我們已經掉到河底這麼久,也奮鬥了這麼久,應該馬上就會上岸了吧?」

父親總是樂呵呵的、堅定地說:「肯定的,馬上就上岸了,你往前看,我們不是已經到岸邊了嗎?加把勁,一咬牙就上去了。」

父親的幽默、樂觀總是給全家人無盡的希望,對未來生活充滿了憧憬。

2003年的一天,母親意外發現父親走路時一條腿不能完全落地。在母親的追問下,父親終於說出了實情。原來,父親不舒服已經半個月了,想到馬上就要收穫,他不忍心把這麼大的攤子扔給母親一個人。

什麼都別說了,母親放下一切,拉起父親就到了醫院。醫院的檢查報告讓醫生再一次心驚:幾項檢查結果都顯示,父親的病情已經急劇惡化,讓家屬準備後事。

母親聽了,如雷轟頂。但是,她很快就冷靜下來:「我要帶你到能治好你的病的地方去。」

父親搖頭:「哪裡會每次都那麼幸運呢,算了吧。再說,看病也需要錢,欠那麼多錢,我走了,你一個人該怎麼還啊。」

母親不由分說,和弟弟一起,背起病危的父親,向著別人曾提起過的山東一家腎病專科醫院出發。

臨走的時候,交代我們為父親準備後事。

我們姐弟幾個哭成了淚人,但不得不壓抑心中的悲傷,為父親準備了壽木。

在家的我們每天的任務就是守著電話,生怕母親打電話回家,我們沒有及時接到。

許是老天真的眷顧母親,父親竟然真的一天一天在好轉。一個月後父親又一次帶著奇蹟,健步走著回家了。

回家的那天,我們心裡說不出的激動。父親看著車房裡我們為他準備的壽木,幽默的說:「吆,你們把我的房子準備好了?」

我們被父親逗得破涕為笑。

後來聽弟弟說,在山東的一個月,母親受了不少苦。她原本就身體不好,又瘦弱,但為了把有限的錢留給父親治病,她每天仍舊是鹹菜饃饃。連同病房的病人家屬都看不下去了,主動提出給母親買飯,母親婉拒了。

她是如此的要強,她知道,以後就要靠她自己繼續撐起這個風雨飄搖的家,這點苦,算什麼。

回家後的父親只能在家療養,母親則繼續投入到父親為之充滿希望的事業中。

大陸性蔬菜的名氣在當地越來越大。政府也非常重視,不停地有政府官員親自到基地參觀,也有不少記者到基地採訪。

母親總是要求父親接受採訪,她對記者們說:「這份事業是我老頭子創立的,你們要去採訪他,我只是他的一員幹將而已。」

父親卻總是堅決拒絕採訪,他笑著說:「都是我老婆忙前忙後,是她的魄力才有了今天的蔬菜基地,我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支持者。」

就這樣,母親因此而獲得了很多榮譽,「市優秀共產黨員」、「市三八紅旗手」、「縣優秀共產黨員」……,每一次領獎台上,母親都不忘分享,軍功章上有自己,也有父親。

一年的恢復,父親自己覺得已無大礙。他不忍心看著母親一個人忙前忙後,於是不時的幫母親分擔一些,日子幸福而有趣。

忙了一天,父親總是不忘在飯桌上給母親講有趣的故事,講笑話。父親的這一習慣,已經讓我們習慣。而彼時,我們姐妹三個都已經結婚,卻仍然喜歡隔三差五回家吃飯,聽聽父親的幽默,還有講不完的歷史故事。

母親一直擔心父親的身體會再有什麼變故,於是,格外的關注。

時間很快過去了4年。2007年,母親的擔憂還是發生了。父親的病情再一次惡化了。醫生又一次告知母親,已無能為力,建議母親準備後事。

有了前兩次的教訓,母親豈肯輕易放棄。母親再一次帶著時刻都隨時可能發生危險的父親,去了山東。

我的父親帶著他最喜歡的「苦心人,天不負」,再一次活著回來了。

兩年以後,有一天在市區的鬧市,父親意外碰到了18年前判定自己「死刑」的市醫院楊醫生,那時楊醫生已經成為科室主任。他看著父親,驚異於父親居然還活著。在他看來,這簡直就是奇蹟。父親呵呵笑著,他知道,為了救她,母親一次一次超乎常人的付出。

儘管精心照顧,但父親於2008年還是又一次被病魔擊倒了。

病床上的父親,開始有意無意的給母親交代後事:「不要再救我了,這些年,如果不是給我看病,你的生活要比現在好很多倍。」

母親拉著父親的手,用祈求的眼神看著他說:「我這麼辛苦,就是為了讓你活下去,你不能扔下我,你不是一直覺得我生世可憐嗎?遇到你,我幸福了,但你不能再陪我一程嗎?」

母親說著,把父親的手輕輕地放在自己的臉頰。

父親還是很快進入了昏迷狀態。

儘管傷心、儘管不舍,他終究是要丟下母親,丟下我們幾個孩子而去了。

醫生說父親已經奄奄一息了,需要儘快處理後事。

於是,我們把父親帶回了家。親戚朋友已經為父親搭建好了靈堂。

那是一個落雪的深夜,母親和我們的心已經被深深地冰凍,內心難以名狀的痛撕扯著我們的心。父親的離世似乎已成定局。

正當我們撕心裂肺之時,我忽然透過窗戶看到,躺在床上等待落氣的父親打了一個哈欠。

我母親不顧一切的要衝進去,而親戚們全力阻攔。他們知道母親對父親的情意,但也知道,19年來,母親為了父親所做的一切,「放棄吧,讓他好好地走。」親戚們七嘴八舌。

母親已經聽不進任何的勸說。她竭盡全力推開了勸阻的人們,來到了父親的床邊。

父親真的醒了,真的醒了。母親激動的說:「你回來了,你是不是捨不得我,所以又回來了?」

父親努力的擠出一點笑容,點點頭,充滿愛意的看著母親。他因為心衰,呼吸極度困難,已經沒法正常說話了。

「救護車、救護車」,母親大聲的喊道。

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撥打了120,並且徵求了醫生的意見:「也許,還可以通過透析維持一段生命。」

市一家醫院裡,醫生說,再晚來一會,父親就沒救了。

父親被急診推進透析室。

三個小時後,父親完成了首次透析,回到了病房。

母親再一次握住父親的手,激動的邊哭邊說:「好了,好了,這下真的好了,我就知道,你不會這麼丟下我。這下,你要好好地活著,好好地陪著我。」

父親點點頭,「好,我陪著你。」

從此,父親開始了每周兩次的長期透析生活。父親透析的日子,母親不得不縣裡、市裡兩頭跑。

那時候,農村合作醫療報銷比例很有限,父親高額的醫療費用,需要母親繼續經營蔬菜種植基地。

但,看得出父親又一次對自己的生命充滿了希望,母親也再一次笑容溢滿了臉頰。

2009年的一天,母親陪著父親住在病房裡。因為沒有陪護床,所以父親和母親就擠在一張病床上。夜深了,父親和母親都漸漸進入了夢鄉。

忽然,母親感覺心裡難受,像有什麼東西在拚命的抓,從來沒有過的感受,她從夢中驚醒,看看身邊的父親,一種異樣感覺讓她渾身的汗毛豎了起來。

他感覺父親那晚睡著的樣子跟平時不太一樣。於是下意識的推了推父親,父親沒有回應。再推,還是沒有回應。母親立刻亂了方寸,大聲喊:「護士、護士……」,等護士來的時候,母親已經抖的說不來任何話。

「已經沒有了。」趕來的醫生將聽診器放在父親的心前區,聽完後,沮喪的說。

「救救他,救救他,醫生,至少給他用上藥,看看有沒有效果……」

看著母親的絕望,就像世界都塌了。醫生不忍心,「那就推支高糖吧,可能是突然地低血糖。」

護士遵照醫囑靜脈推注了高糖。

片刻,奇蹟再次發生,父親慢慢的清醒了。

母親問父親怎麼了,他說自己睡著了,什麼也沒有發生。一臉懵懂的父親,看著眼前哭成淚人的母親,還有醫生和護士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母親第五次救了父親。

父親開玩笑的說:「一定是老天看著你可憐,所以一次一次都不肯收我。」

母親笑著說:「老天爺可能看著我三歲開始受苦,受了56年的苦,覺得自己很過分,想要補償我吧。」

故事接近尾聲,父親終究沒能逃過低血糖的困擾。在一個母親不在身邊的日子,悄然離開。

母親晚上臨睡前還通過電話,囑咐父親睡前一定吃顆糖。6個小時以後,當母親習慣性的再次給父親打電話時,電話無人接聽,母親立刻就慌了。

這一天是2010年11月17日。

父親真的走了,沒有留下任何遺言。但看得出來,他走的很安詳,我們都猜測,一定是像上次一樣睡著了。

母親用了整整三年時間,從父親去世的悲痛中慢慢走出來。她說,父親呵護了她一輩子,以後,她要繼續呵護父親。

母親換了一個比床高出很多的床頭櫃,在上面放上了父親的遺像,和一個香爐。她說,床頭櫃低了,她不能隨時看到父親。

10年來,每當節日,父親的遺像前,總會擺上各種各樣父親愛吃的食物。

每當遇到什麼重大的事情,母親一定會跟父親「商量。」她說,父親不會忍心讓她一個人面對什麼,她能感覺到父親的答案。

父親的樂觀也一直影響著,並將繼續影響我們姊妹一生。

記得在他走的前一年,他和創業初期的姐姐聊天,他說:「我原本在20年前就該走的,是你媽讓我又多活了20年。我之所以這麼拼,是因為,每多活的一年對我來說都是上天額外給的,我要格外珍惜……」

無論碰到什麼問題,我們也總是習慣性的問問自己,如果父親還在,他會怎麼做……

今年的11月17日,是父親去世十周年的日子,我一直想把父親和母親的故事記錄下來,那不是一個簡單的救命和被救的故事,而是一個生命和另一個生命的相互溫暖、相互助力、一路披荊斬棘,與命運抗爭的故事。

感謝這個多元的時代,感謝頭條提供的這個平台,可以讓我在祭父親十周年之際,自由書寫父親和母親的故事。你也有自己的故事嗎?歡迎關注,一起探討,一起見證成長。